两大动力促农民致富,韩国新村运动

2019-09-20 作者:农业发展   |   浏览(188)

韩国经过几十年的努力,终于摆脱贫穷与落后,跨进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。而“新村运动”对韩国经济快速发展和推动社会和谐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●农协经过几十年的运作,已成为农村经济和社会的支柱 ●“新村运动”使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,互助和协作蔚然成风,尊长爱幼,遵守乡规的传统美德随处可见

韩国政府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在全国开展“新村运动”的,目的是动员农民共同建设“安乐窝”,因为当时占全国人口70%以上的韩国农民生产和生活状况落后,而政府也没有钱。在“新村运动”初始阶段,政府向全国所有3.3万个行政里和居民区无偿提供水泥,用以修房、修路等基础设施建设。随后,韩国政府又筛选出1.6万个村庄作为“新村运动”样板,带动全国农民主动创造美好家园。“新村运动”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改变了农村破旧落后的面貌,并让农民尝到了甜头,“新村运动”由此逐步演变为自发的运动。

在韩国农村采访几乎看不到城乡有什么大的差别,农村不仅实现了机械化、电气化和水利化,而且农民的收入也达到城市人口平均收入的85%。韩国农民之所以能够走上致富之路,靠的是“两大动力”:一是“农协”,二是“新村运动”。它们犹如韩国农业发展的两大翅膀,带领农民跨进了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。 日前,记者走访了京畿道议政府农协。谈起“农协”,李淳镕理事如数家珍地说,全国性的农民组织“农业协同组合”成立于1961年。农协有三大职能:一是教育普及农业技术;二是建立购销渠道,开拓国内外市场;三是从事信贷、保险业务,向农民提供资金(主要由农协银行承担)。农协经过几十年的运作,已成为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支柱。以农协银行为例,目前,农协自己经营的银行已达1088家,遍布韩国所有农村。农协存款总额已超过韩国最大商业银行国民银行,成为韩国最大和最信赖的“民族银行”。 韩国农民贷款统一归口在农协银行。李淳镕介绍说,韩国农民从不为贷款发愁。农协银行贷款的利息十分低廉,购买农业生产资料的利息仅为3%,还贷的年限分别为2年、3年、5年不等。农民贷款以土地和家庭财产为担保。农民提出贷款申请后,韩国验证院立即派出资产评定员到申请的农户进行调查,并根据各地区的土地、财产公示价格进行准确评估。一般贷款的额度为担保额度的80%。农民从申请到拿到贷款,一般只需5天。还贷时,如遇到自然灾害等特殊情况,借贷人只要还清了贷款数额的10%至15%,农协银行则可延长其还贷期限。农民破产还不起贷款时,可将担保的土地或财产,通过法院进行拍卖。购买者须向农协银行缴纳欠债者的所有贷款和利息。 “新村运动”是上世纪70年代初,由政府主导的在全国农村开展的致富运动。韩国江原道高城郡巨津镇农协会长李永权深有感触地说,想起当年开展的“新村运动”,村民们至今念念不忘。“新村运动”重视基础设施建设,通过农协的贷款和政府的资助,农民的干劲越来越高。在全国“新村运动本部”的指导下,我们先后开展了“和谐与爱护邻里运动”、“农村公园化运动”以及“讲道德守纪律运动”等。“新村运动”的开展,使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,互助和协作蔚然成风,尊长爱幼,遵守乡规的传统美德随处可见。 李永权兴奋地说,“新村运动”激发了全国农民创造美好家园的热情,缩小了城乡之间的差别,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共处和农村的社会文明和进步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政府行政领导退出“新村运动”,全国各地以行政村为单位自发组成了开发委员会主导“新村运动”,吸收全体农民为会员,并成立了青年部、妇女部、乡保部、监察会和村庄基金。运动的主要内容包括农民自发修筑乡村公路、整治村庄环境、帮助邻里修建房屋、兴办文化事业、关心和照顾孤寡老人等。

到上世纪80年代,“新村运动”逐渐完成了由民间主导加政府支持到完全由民间主导的过渡。在这期间,韩国为“新村运动”立了法,对“新村运动”的性质、组织关系和资金来源等作了详细规定,还成立了全国性的领导机构“新村运动本部”,并在各直辖市和道成立“新村运动指导部”,在各市和郡(相当于?成立救持会,健全了“新村运动”指导网络。

30多年来,“新村运动”的形式和内容不断完善和丰富,社会影响面和感染力进一步扩大和加强,成为一种广泛的社会互助运动。“新村运动”曾开展了“和谐与爱护邻里运动”“帮助恢复经济运动”“全国公园化运动”“讲道德守纪律运动”“爱护环境运动”等各种活动。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开展的“奥林匹克新村运动”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为拯救国家经济开展的“捐金运动”都是“新村运动”的一部分,为韩国成功举办汉城奥运会和渡过亚洲金融危机做出了贡献。

韩国在长期开展“新村运动”的过程中,形成了“勤勉”“自助”“协作”的基本精神。“新村运动”不是要改变社会结构,而是通过挖掘民众中潜在的“美”和“善”,弘扬民族的传统美德,弥补政府工作的疏漏和社会发展的盲区,疏解民众的不良情绪,以促进社会和谐。

韩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实现经济腾飞,创造了“汉城奇迹”,但地区发展不平衡,贫富差距拉大,社会矛盾加剧。在这期间,“新村运动”相对缓和了社会矛盾,提高了人们合作与和谐共处的意识,推动了社会的文明和进步。

“新村运动”从农村发端,在农村广泛开展的同时逐渐进入城市社区。随着产业化的发展,韩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“离农”现象,即大批农民离开农村到城市就业、谋生,人口和产业向城市转移,城市社会文化走向繁荣。随着人口和产业转移,农村开展的“新村运动”逐渐向城市扩展,帮助城市解决在走向现代化过程中在市政管理、社会秩序、公共道德等方面出现的矛盾。农村先行开展的“新村运动”在向城市扩展过程中,又为城市源源不断地输送了道德和文化素质较好的人才,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农民进城就业引发城市出现过多的社会问题。

韩国前总理、“新村运动”中央会会长李寿成认为,搞任何思想道德教育,必须要有载体,否则大家只能空谈而不会有实际行动。“新村运动”便是提高国民道德水准、文明程度和社会凝聚力的良好载体。人们参加“新村运动”,不仅能改变农村和国家的面貌,更能提高社会整体的思想道德水准。的确,韩国的“新村运动”既是农村城市化的动力,也是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润滑剂。

[wzly]中国经济周刊[/wzly]

本文由365bet体育网址发布于农业发展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两大动力促农民致富,韩国新村运动

关键词: